笔趣阁 > 矩阵游戏 > 第一百三十五章 前世的复仇者(雾

第一百三十五章 前世的复仇者(雾

    小心翼翼的溜出了病房,一路上避开了保安和摄像头,曾经的普通大叔突然化身为身怀绝技的特工,轻轻松松的就如同一个幽灵鬼影一般

    在值夜班的医生、护士,还有起床的病人,巡逻的保安,一路上都没有察觉的情况下,下到了一楼。

    不过他没有从大厅出去,总归还没有头脑发热到这样的程度。

    而是选择了一个空隙,抓住机会走到了走廊尽头的厕所,接着从通风口翻了出去……这样的高度还可以接受,要是从楼上跳下来的话就有些危险了。

    不管他对自己的经验和技巧再怎么有信心都好,身体能力的衰弱以及对比明显的感受,都让他不敢冒险。

    别的不说,严文耀以前面对那些恐怖的魔物神兽,都敢正面发起冲锋呢!

    可是现在的话,光是从二楼跳下来,他都怕自己现在脆弱的体质扛不住。

    毕竟卸力技巧也不是万能的,习惯了那副宛若钢铁般强大的战士之躯之后,男人现在真的是觉得自己的这个身体脆弱到好似是干脆面,轻轻一碰就会碎的那种。

    况且一楼左边走廊的厕所后面,一翻出去就是一条后街,比起大厅前门出去的繁荣商业街,要僻静阴暗许多。

    根据他在白天时候的观察,那里还有一家服装店,生意不太景气,随口打听的情报也是说一到晚上九点多就关门了。

    正好可以让他换一身衣服

    这一身病号服走出去,也未免是太过显眼了一点儿,这不是潜行技术能够掩饰得了的东西,毕竟别人又不是瞎子。

    因为忽略了服装店附近有条狗的缘故,所以比预计之中耽搁了五分钟的时间,不过总体来说还是顺利的。

    有些别扭的活动了一下身体,严文耀迈步走出了小巷子的阴影,迅速没入了街道人行道上的人群之中,泯然众人,也看不出什么来。

    十几分钟后,他选择了最短的路线横穿了几个街区,来到了一个高级小区的附近。

    “应该是这里吧……再来一次,我这次会做得更加好。”

    抬头看了一眼前方的小区,男人低下头去,稍稍吸了口气,心中却是一点儿都没有波澜。

    他不会忘记这个地址,因为在前世他就曾经不顾一切地来过这里,手刃了王胖子,依稀记得那同样也是在凌晨十二点过后的夜深人静的夜晚。

    在今天晚上,这一幕将会再度重演,但是与前世所不同的区别就在于

    前世他是鲁莽而且没有计划,抓住机会就是干,结果成功干掉了仇人,也将自己弄成了通缉犯,最终被迫逃亡海外。

    虽然说严文耀当时什么都不在意了,但是现在却不同,他的家庭还在,妻女也都还在,自然不能够再如同前世那样有勇无谋。他有能力做到更好,也有必要做到更好。

    让那个恶心的肥猪就这样在世上消失,却不会有任何人怀疑到自己的头上,最好利用一下某些东西,混淆视听把水搅浑,引导王家人与警察的思维方向。

    他无比冷静的这么想着,思考着怎么让仇人在这世上消失,怎么处理才是真正的干干净净。

    至于王胖子本人到底冤不冤枉,该不该死,就不是他想要关心的问题了。男人只知道那是自己应该杀的对象,不管是今生还是前世,那头肥猪都死不足惜。

    “王胖子之前好像是有独立别墅的,不过我没记错的话,就在半个月前他私吞公款,结果被他大哥敲打,最后卖掉了自己的别墅来填那个漏洞……”

    目光在那一层层的高楼之间来回徘徊,男人正在确认具体的层数、户号。

    “因为斗争的缘故,所以王胖子接下来一年多的时间都在这里住,虽然他其实根本就没有威胁,但是在他大哥真正继承家业之前,肯定都不会放松对其他兄弟姐妹的打压的……”

    不过这样也好,这就给了他动手的机会。

    要是真的在独立别墅,有着完善的安保系统的话,那么严文耀就要改变计划,首先提升恢复自身的一部分实力,然后再考虑动手了。

    中国其实真的比外国安全很多,绑架案之类的也不多见,王家人也不是什么豪门大族,只是在本地城市比较有话语权而已。

    再加上王胖子也不是很引人注目的那种,既不是家中的第一顺位继承人第二第三也轮不到他也不是什么重要角色,如果不是严文耀这种刻意关注过的人,真的不会知道其底细。

    也正是因为这样,估计王胖子自己都没想过,自己有一天居然会有好莱坞动作电影里面的那样的待遇。

    ……

    ……

    “哥,您就再原谅我一次呗!都是自家人,那钱我只是拿来先用用,现在不都补上了吗……”

    “自家人自家人!都说了大家都是兄弟啊,这钱公家私家的分得那么清楚干嘛?不都是咱们家的吗……”

    “哎!大哥!大哥您听我说,那都是误会,我怎么可能会败坏咱家的名声呢……都是污蔑,那个**还有那个王八蛋想陷害我……”

    宽敞明亮的客厅之中,坐在沙发上的王胖子正满脸堆笑,神色紧张的握着手机,对着电话那头的人在解释着什么的样子。

    那个表情简直就像是舔狗想要讨好女神一样,竭尽全力想要让对方高兴,让对方满意,得到对方的认同……

    只可惜的是,这世上的某些法则是通用的。

    “大哥!哥!哥,等一等……您听我解释,等一下,再给我一分钟就可以了……喂?喂!!草泥马!草拟大爷!”

    砰!

    高档的手机被恶狠狠的摔在地上,顷刻间变成了好几块的碎块。

    砰砰砰!

    响声还在继续,王胖子气得脸红脖子粗,却说不出话来,只能够拼命的拍击着身前的透明玻璃桌子,拍得自己的手掌也是发红生痛。

    停下手来,他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看上去好似是稍稍恢复平静了一样。

    但是十几秒钟后,他却忽然瞪起了通红的眼睛,怒吼一声站起身来一脚踹出去,接着像是暴躁症发作了一样,上前几步用力抱起电视柜的大电视,回身就狠狠砸在了玻璃桌子上!

    乒乒乓乓的声音,玻璃碎了一地。

    “去他妈的王天瑞!总是针对老子!”

    “你拿了这么多股份,老子拿个几百万的怎么了!”

    “自己在外面养这么多情妇,老子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干个**也惹到你了!”

    疯狂的破口大骂,觉得这几天自己真的倒霉透了的王胖子觉得自己真的要气疯了。自己的那个阴险狠辣的大哥霸道惯了,也就算了。就连自己公司里的两个人竟然都敢反抗自己,真是反了天了!

    那些废物,垃圾,一辈子都出不了头的下等人!

    “该死的严文耀,都怪他!我一定要他好看!”

    越想就越是来气,王胖子咬牙切齿的找到了可以迁怒的目标对象,他惹不起王天瑞,难道还惹不起严文耀那个垃圾?!

    “听说他昨天好像出车祸了,不知道死没死,如果没死我就再送他一程!”

    人在极度的愤怒之下,都喜欢迁怒他人,也往往喜欢口出恶言。不管到底有没有那份心思,是不是真的想要去做,反正出口气再说。不过在这个时候,他却不知道这种情况根本就是实锤了自己未来会做的事情。

    “果然是你啊,王胖子……看来我没有冤枉你。”

    幽幽的声音响起。

    从玄关处的阴影之中,一个男人慢慢的走了出来,露出一个凶狠而且狰狞的笑容。

    总有一些圣母会说,复仇是傻瓜才会做的选择,复仇的人最后会葬送掉自己,复仇之后只剩下空虚……等等等等,但是他现在只觉得成就感十足。

    哪怕再来一次,也仍然是如此的美妙。

    “……”

    “……”

    客厅里一时间安静了下来,正在咬牙切齿口出恶言的肥胖男人愣住了,他疑惑的眨了眨眼睛,首先是下意识的看向了电视机的方向。

    空无一物的电视柜告诉他,电视机刚刚被他砸掉了,就在地上。

    这么一来的话,刚刚自己到底听到了什么声音?也不怪他后知后觉,毕竟平时也不是生活在什么小说风或者地摊文学描述的有钱人世界里面的。

    自然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遇到杀手,更加没有想过会有人潜入家中准备对自己不利。

    更何况的是那个声音实在太过熟悉了,也是他潜意识之中觉得最不可能的人,因此第一反应还是以为是自己听错了,或者是电视机发出的节目声音。

    发现情况不大对头,王胖子连忙四下张望,回过头来,一眼就看见了出现在自己身后的人。

    “艹!严文耀……你来这里干什么?”他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后退几步。

    紧接着,又觉得这样子问话好像不对,他连忙大声接着喝道:“不,你这么晚了来我这里干什么?……等等!不对,你是怎么进来的!?”

    男人没有回答,他只是冷笑一声,步步紧逼过来。

    “……去死吧!”

    王胖子打了个寒颤,他也不是傻子,自然不会觉得对方这个时候是专门在晚上过来送温暖的……不管怎么样,自己伤害对方,总好过对方伤害自己!

    怒吼一声,他出其不意的就猛地一步踏前,狠狠抬起另一只脚就要踢出去。

    他没有什么搏击的经验,但是知道打架死斗要下黑手,首先让敌人失去行动力,对于男人来说踢裆无疑是最凶残的。

    下一个瞬间,他发出巨大的哀嚎声

    刚刚踏上前一步的那只脚,被对方正好狠狠一脚踩中了脚趾!时机把握得无比精准,简直就好似是对方也狠狠一脚下来,他自己抓住机会将脚趾送上去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