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战神的黑包群 > 第1644章 暴君的萌宠37

第1644章 暴君的萌宠37

    东姝能感觉到姬慕迟身上的冷漠气息,但是他面上却是端着笑,释放出来的,也并不是狂躁暴戾的气息。

    他掩饰的很好,但是东姝距离这么近,感知又十分强大,所以可以感觉到的。

    “回陛下,臣夜观天象,发现一些异样,放心不下,所以准备跟陛下说一下。”温言慎开口的语气,云淡风轻,只是眸底却是藏着东姝看不懂的黑暗。

    真绿了?

    可是看着也不太像啊。

    至少庄夫人刚才承宠,虽然东姝没看到,但是可以听到啊。

    并没有觉得有多不愿意。

    所以,这是没绿?

    这个时候,东姝在心里想了想。

    这个世界,谁是男主,谁是女主,其实真的不好猜。

    皇家动物园,怎么猜呢?

    但是,假设庄夫人是女主,那么像是这种带着玛丽苏之光的故事里,女主肯定是有男主还有一堆爱她爱到死心踏地的男配。

    所以,如果姬慕迟是男主,那么温言慎应该就是男配。

    男配是绿不上男主的,所以应该是温言慎对庄夫人有心思,但是庄夫人……

    就很难说了。

    是吊着不说,还是明确拒绝,那又有谁知道呢。

    “国师说说看。”姬慕迟面上端着一丝浅笑,只是过于冰冷,然后缓缓开口,声音透着事后的微哑。

    温言慎听着这个声音,脊背都跟着僵了僵。

    但是,面上却是半分不显,开口的声音,依旧飘渺的透着几分虚无的空灵:“臣观帝王星由北及南,一路顺风顺水,但是却在西北位置,碰上了麻烦,臣掐指一算,西北方向,于陛下之龙途有碍,所以想劝陛下避开一段时间,看看星象之后,再做决定。”

    说到这里,温言慎眉眼微转,却看不出什么喜怒颜色,开口的声音依旧带着几分远远的飘渺之意:“臣是指宫里的西北方向。”

    宫里的西北方向,其实是后宫。

    而且是后宫的西邻院。

    庄夫人就住在那里。

    看这样子,还真是上心了?

    只是,温言慎这样说,他心里可能也没底吧。

    毕竟,姬慕迟如今可能并不信他。

    那把箭上的毒,成了出卖他最好的证据。

    可是姬慕迟不问,温言慎就没有反驳的立场,或者说是反驳的理由。

    陛下不曾问,你主动去反驳,说不好最后把自己绕进去。

    这太冒险,温言慎不会干这种蠢事儿。

    听到温言慎这样说,姬慕迟略微沉默了一下。

    想了想宫中的地图,姬慕迟马上就反应过来了。

    庄夫人应该是住在西邻院的。

    原谅暴君大人,对于后妃哪个住哪里,根本不知道。

    或者说是不上心。

    如今这样猜测,也是因为之前自己的调查。

    “朕晓得了,有劳国师费心。”姬慕迟想了许久之后,这才缓缓开口。

    言语之间似乎透着一点笑意,但是这笑有些冷。

    温言慎并不在意,只是拱手以示意:“为陛下分忧,是臣之责任。”

    说完之后,这才退到一旁。

    见姬慕迟挥挥手,温言慎这才退了出去。

    真正的退出了帐篷之后,这才发现,那里面的空气,确实不怎么好。

    毕竟刚经历了男欢女爱,那股子气息,真的是扎在他的心上。

    可是他一击不成,如今……

    他暂时还品不出来,姬慕迟对他是起了疑心,还是没有。

    如果没起疑心,为什么之前却让他候着,而不是优先见他呢?

    可是如果起了疑心,依着姬慕迟的性子,早就已经提刀剁了自己,根本不可能留着自己,还听着自己说话。

    温言慎觉得自己有些看不透姬慕迟。

    从前觉得不过是个暴君,很好糊弄。

    可是如今看来……

    他错了,他们所有人都错了。

    姬慕迟远没有他外表看起来那般简单。

    温言慎紧了紧袖中的手,然后才转身回自己的帐篷。

    只是转身之前,却是不太放心的看了看庄夫人的帐篷,久久之后,这才收回目光,大步离去。

    “你说这江山有什么好的,当个帝王,每天累死累活的,怎么这么多人还惦记着呢?”温言慎离开之后,姬慕迟坐在原本的位置上没动,一边撸着东姝的毛,一边小声说着。

    权利动人心,这至高之位,谁不想要?

    在没得到之前,又有谁知道,这高位之上,其实也不是那么容易坐的。

    高处不胜寒,想成为王者,也许便注定了孤独。

    因为坐在这个位置上,你便没办法轻易的去相信任何一个人。

    只是因为,你一个简单的相信,可能最后转过身就是万劫不复。

    自古帝王,都是孤家寡人。

    大家看似都明白这个道理,但是最后却都抵不住权利的诱惑,向这至高无上的权利低了头。

    东姝没回,只是抬起头,轻轻的叫了两声:“喵喵。”

    不许罢工。

    姬慕迟既然走到这一步了,他不想当皇帝肯定是不行的。

    毕竟他就算是主动退下去了,可是谁又容得下一个前任帝王?

    所以,一般情况下,他不管是被推下来的,还是自己主动让出来的,最后终难逃一死。

    东姝还不想就这么凉凉,本大爷才6个月,还是个宝宝。

    就是这个宝宝的体态,有些庞大了。

    “朕知道,不当皇帝的话,你就没有那么多肉干吃的,为了朕的秦阳,朕还得坚持下去啊。”姬慕迟就是感慨一声。

    只是他自己知道,自从养了这只猫,他骨子里那些狂躁的,暴戾的气息,在一天一天的减少。

    而且最近他甚至可以睡个特别完整的觉了。

    这都是从前他奢望,却达不到的日子。

    如今这样,真的很好。

    猫在护着他,他也要护着小猫。

    听到他这样承诺,东姝勉强放心。

    虽然说男人的嘴,骗人的鬼,但是姬慕迟是帝王,暂且先相信他一下吧。

    而姬慕迟在温言慎离开许久之后,这才抱着东姝回去睡觉。

    床品早就已经换了一份,东姝依旧是在枕头边上的位置。

    一夜好眠,第二天一早起来,姬慕迟先唤了车行进来。

    “陛下。”车行以为是进来伺候着洗漱穿衣的。

    结果,姬慕迟只穿着里衣坐在龙床边上。

    看到车行进来之后,突然勾着唇,冷冷的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