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山沟皇帝 > 第一千六百五十章 鸣金收兵

第一千六百五十章 鸣金收兵

    目前在第一道防线里作战的主力部队第三骑兵师,虽然也是常备部队,但他们毕竟是骑兵,不管是训练还是作战的方式都和普通的步兵部队不太一样。

    所以他们哪怕下马步战,通常也不会玩这种一波流战术,而是远远的开枪。

    所以他们在四百米的距离就开火了!

    刚好是米尼步枪有效射程的最大距离。

    鞑靼人的第一波进攻部队,前期也是的确表现不俗,尽管他们一路上遭到了不断的炮击,尤其是集结起来后,兵力密度一起来,遭到炮击的伤亡也就迅速加大。

    再到炮击的同时,他们还同时遭到了着米尼步枪前面几个波次的攻击。

    当他们推进到两百米的距离时,实际上已经承受了极大的伤亡。

    之所以还没有崩溃,那纯粹是因为上方的严令以及惯性。

    但是可惜的是,当他们推进到两百米距离的时候,第三骑兵师的米尼步枪以及数十门两斤散弹炮再加上部分滑膛炮进行的齐射,直接让他们倒下了上千人。

    再加上之前的两千多人的伤亡,这万人规模的第一波进攻部队,伤亡率已经超过了百分之三十。

    这种伤亡率哪怕是对于一支使用枪炮,线列战术的精锐军队而言,也是非常巨大的了。

    所以鞑靼士兵在遭到这一波齐射后,终于是彻底崩溃了。

    无数的鞑靼士兵头也不回,脚步坚定的朝着后方大步跑去,为的跑的更快一些,他们不少人甚至连手中的火枪、刀都扔下了。

    眼前的这一幕,几乎重演了上午时分鞑靼人的第一次进攻场景。

    当时鞑靼人在八百米距离上遭到密集炮击时,基本也是这样的场景,漫山遍野的都是逃跑的士兵。

    而和之前不同的是,这一次他们冲的更近,朝后逃跑或者撤退的时间需要更久,这就留给了第三步兵师的米尼步枪以及其他的炮兵部队更多时间来攻击。

    他们一路跑,而炮弹不断的在他们附近爆炸。

    看到这种场景,就连戴亚新中将都是想要派出骑兵进行追击了。

    不过他忍住了,鞑靼人虽然大部分下马步战了,但是依旧有数千骑兵在一侧掠阵,如果己方派出骑兵的话,对方的骑兵也会第一时间出动进行拦截的。

    可惜了,无法扩大战果!

    就算是无法派出骑兵进行追击扩大战果,但是光是炮击就是造成了众多鞑靼人的伤亡,他们撤退的时候,可没有开始进攻的时候,会以非常散的队形分波次推进,避免炮击。

    现在嘛,每一个鞑靼人都是恨不得先跑回去,那里会留在后方等着友军先以散兵队形逃跑啊。

    这所有人一窝蜂的朝后跑,也就意味着鞑靼士兵之间的间隔非常小,对炮击是非常有利的。

    炮弹陆续在漫山遍野的鞑靼溃兵之中爆炸,几乎每一颗炮弹的爆炸,或多或少都会造成鞑靼人的伤亡。

    这种场面,让后方观战的乌力罕等鞑靼高级将领深感无奈又是惊恐!

    巴博更是喃喃道:“这肯定是他们的线膛枪,没有想到他们连火枪也是线膛枪了!”

    而为首的乌力罕,则是已经闭上了眼睛,不再忍心看前方的崩溃场景。

    他觉得自己彷佛回到了十多年前,当年率领还是传统骑射骑兵的他第一次遇上枪炮齐全,还清一色装备了各种板甲的大唐陆军时,就让他有一种被时代抛弃的无奈和恐惧感。

    而现在,他再一次感觉到了无奈和恐惧!

    这些南唐蛮子走的实在太快了,任凭他们鞑靼人怎么追赶都追不上啊!

    十多年前,鞑靼人还在用冷兵器的时候,南唐蛮子就用上了枪炮,后来鞑靼人好不容易搞出了火炮还有火绳枪,但是依旧被南唐蛮子压着打。

    因为南唐蛮子的火炮更加先进,火枪还是燧发枪。

    等到这两年,鞑靼人终于是从欧洲人手中获得了弹簧钢的技术,进而制造出来了属于自己的燧发枪,但是没有想到这才刚大规模装备军队,在东线还是第一次和南唐蛮子的军队进行大规模交战呢。

    就是发现,那些南唐蛮子竟然已经是用上了更加先进,威力更大的线膛炮和线膛枪。

    这些线膛武器拥有更高的精准度,由此带来更远的有效射程。

    而这种优势放在战场上,几乎是致命的。

    乌力罕发现,自己的人马竟然是连靠近都无法靠近这些南唐蛮子,在冲锋的路上就是被先后两次击溃了。

    不是己方将士不勇武,实在是南唐蛮子的枪炮太犀利啊!

    乌力罕如此,其他鞑靼高级将领的心态也是好不到那里去。

    大家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将了,哪怕是对技术不甚精通,但是也能够看出来,南唐蛮子的线膛炮和线膛枪几乎是改变了战局。

    继续进攻的话,恐怕这几万大军都得死在冲锋的路上!

    现在该怎么办?

    他们望向了乌力罕!

    乌力罕此时也是睁开了眼睛,叹了口气道:“鸣金收兵!”

    说罢,他想了想后道:“等撤下来后,收拾收拾我们走!”

    “走?”旁人问道。

    乌力罕道:“这既然短时间拿不下来,那还留在这里做什么,恐怕不用几天时间,南唐蛮子的第二骑兵军就会到了,难不成还想要留下来被人前后夹击包围吗?”

    “走吧,这几万骑兵乃是我们在东线仅有的精骑了,可不能轻易折损在这种鬼地方!”

    乌力罕下了撤退的命令,虽然依旧有不少鞑靼将领心有不甘,但是也知道这仗已经是没法打了。

    这下马步战本来就不是他们这些骑兵所擅长的,更别说还遇上了线膛炮和线膛枪这种不讲道理的武器,还是先撤退,然后再慢慢图谋。

    戴亚新也是看见了鞑靼人正在收拢兵力撤退。

    看到这一幕,他倒是觉得有些可惜!

    这些鞑靼人现在要跑的话,他这两万人可拦不住。

    如此一来,等援兵抵达前后夹击的战略构想也就落空了。

    不过此战也不是没有收获的。

    这一战他们几乎用零伤亡的代价,歼灭了至少五千名以上的鞑靼人!

    而这五千鞑靼人,虽然是在下马步战的时候伤亡的,但是他们可不是什么鞑靼人麾下的那些异族炮灰步炮士兵,而是他们鞑靼人的精骑呢。

    以往的时候,可是很难消灭这么大规模的鞑靼精骑的。

    至于没能留下剩下的约三万五千名鞑靼骑兵,虽然可惜,不过也没有大碍。

    大唐陆军在中亚的战略,从来都不是靠着什么大规模的决战,一举击溃敌人的主力部队取胜的,这倒不是说不想,而是人家鞑靼人根本不给大唐陆军这个机会。

    鞑靼骑兵跟个老鼠一样,在草原到处乱跑,根本就抓不住。

    因此大唐陆军之前在西域以及现在在中亚的战略乃是通过修筑铁路,然后大军压上去攻城略地,鞑靼人要跑就跑,反正也追不上,干脆就不追了。

    只要大唐陆军一路把铁路修过去,然后修筑城池,一样可以达到攻占整个中亚的战略目的,而且能够逐步压缩鞑靼人的生存空间。

    没有了中亚这么大一片草原,对鞑靼人来说影响是巨大的。

    不仅仅是失去草原无法放牧这么简单,而且后续大唐帝国还能直接推进到里海沿岸。

    到时候不用说的,大唐肯定会在里海东北的岸边修筑城池,并以此城为据点,派出兵锋到伏尔加河一带和鞑靼人交战。

    如果到时候大唐在伏尔加河一带修筑起来城池并屯兵的话,鞑靼人这辈子都别指望能够越过伏尔加河返回中亚了。

    最后这些鞑靼人的生存空间只能是局限在伏尔加河以西地区。

    所以,在之前的西域战争和现在的中亚战争里,修筑铁路才是核心任务。

    至于和鞑靼人的交战,那只是为了保护修筑铁路而已。

    第一骑兵军在这个无名湖泊击退了鞑靼人,并导致鞑靼的主力骑兵西撤,所造成的战略影响将会是巨大的,不仅仅是歼灭了鞑靼五千骑兵那么简单。

    数天后,第一骑兵军和第二骑兵军成功汇合。

    不用多久,这一战的相关消息也是通过中亚铁路以及西北铁路陆续传回金陵。

    身在金陵城的李轩是在半个月后才获知第一骑兵军此战的相关消息的,没办法,现在的有线电报虽然发明了出来,并且已经有了试验线路,但是连上海到金陵城的第一条长途电报线路都还没有建好呢,其他地方就更不用说了。

    目前中亚那边的军报传递,依旧只能是依靠铁路。

    看罢战报后,李轩也没太大惊讶,不过是一场常规战斗而已,而且还是打赢了的战斗,类似的战斗每年都得打那么一两次。

    只要不是打了大败仗,或者是逮住鞑靼人的主力并歼灭之,基本上别指望李轩会动容了。

    所以也只是吩咐了陆军那边,对有功将士该赏的商,该升的升。

    圣天子身为帝国皇帝,对这种常规胜利没有看的太重,不过陆军内部对此战却是热情高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