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妈是剑仙 > 第二百四十章 我和你势不两立

第二百四十章 我和你势不两立

    李纯几个道士都蒙圈了。

    风这么大的么?

    不过俩人都这么说,还有这么大的一个空调外机被吹了下来,也由不得他们不信了。

    “愣着干什么,还不救人!”

    李纯反应了过来,赶忙叫上众人,一起手忙脚乱的把空调外机抬起,然后把几乎要镶嵌在地里的张云给扣了出来。

    “咳咳咳……呸呸呸……”

    张云上来一口气,随即就剧烈的咳嗽了起来,然后吐嘴里的土沫子,脸色十分难看。

    金丹期的修士,身体已经被灵气锤炼的十分坚固,虽然是平拍在地上,还被空调外机砸了,张云也只是受了一点小伤。

    张云对季知年感激的投去了一个眼神,意思是感谢季知年帮着他撒谎。

    季知年愣了一下,也回了一个不要声张的眼神。

    一种无声无息的默契,在瞬间达成了。

    李纯发现了俩人递眼神儿的动作,心里不由的产生一丝怀疑,皱眉问道:“这灵气龙卷虽然风大,会干扰飞剑,但也不至于把人吹落吧,难道是风眼之中有什么古怪?二位道兄都看到了什么没有?”

    季知年和张云对视了一眼,还是由张云开口愠怒道:“啥都没看见,就知道风可大了!要是李兄不信,大可飞上去看看!”

    张云深知言多必失,自然不肯多说,只是含糊其辞。

    李纯摇头道:“张师兄不要生气,我没有怀疑你的意思,只是问问而已。”

    随后李纯思索了片刻,然后突然腾空而起:“诸位师弟再次稍候,我去看看!”

    其余的道士道士没有怀疑李纯,只是安静的等待。

    李纯小心戒备的朝着,紫峰大厦的顶端飞去。

    他飞的很慢,虽然他已经察觉出季知年和张云神色有异,但是总归俩人都从楼上掉了下来,还一个比一个狼狈,必然是有原因的。

    临到了天台,李纯发现灵气龙卷的吸引力依然力道大的惊人了,但是却也还没有到可以把人吹飞的地步,虽然不能控制自己前进的方向了,可保持平衡还是没有问题的。

    李纯愈发的谨慎了起来,驾驭着飞剑朝着风眼核心飞去。

    只是就在他即将落在天台的刹那,一个声音突兀的响起:“无耻老贼,休要惦记我宝贝!”

    李纯顿时大惊失色,然后就看到了一个大脚丫子飞快的朝着他的面门袭来。

    尽管有了防备,可是李纯也仅仅只是防备龙卷风,哪里能想到这天台上竟然有人!

    猝不及防之下,李纯只来得及,举起双臂挡住脸。

    “砰!”

    强大的力量直接把李纯胳膊上的衣服全都炸碎,道袍变成了坎肩,然后朝着后面倒飞了出去。

    ……

    楼下几个道士正在闲聊,议论这灵气龙卷,时不时的朝着季知年和张云这边看上一眼,指指点点。

    张云和季知年都经历了同样的遭遇,显然更亲近一些,再加上俩人心里都有鬼,自然不想和其它人多聊。

    张云抹了抹自己的脸,看着季知年问道:“季师弟,我有什么不对劲儿么,他们老看我干什么?”

    季知年看着张云随风飘舞的道袍,破碎的边缘清晰可见,只是俩人现在面对面,看不到什么饱含冲击力的画面。

    季知年有些为难道:“这……这个……”

    这话没法说!

    说起来也太伤人自尊了!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那边突然传来一声惊呼。

    “李师兄!”

    “李师兄也掉下来了!”

    张云和季知年的注意力一下子被吸引了过去。

    张云看着从天上落下的李纯,嘴角带着恶意的笑道:“这老小子现在跟咱俩一样了!”

    季知年暗地里摇摇头,这什么人啊,自己倒霉,就像看到别人也倒霉,三观有问题。

    李纯因为有了季知年和张云的前车之鉴,已经有了下坠的准备,所以在当空就从乾坤袋里拿出来一个蒲团抓在手里,打算减震一下。

    “砰!”

    李纯落地了,但是因为蒲团减震,没有摔着,不过脸色也依旧难看。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老道士惊呼道:“李师兄,小心头上!”

    李纯抬头一看,又是一个黑色的庞大物体飞速下坠,眼见就要砸到他了。

    只见李纯提气运力,一个霸王举鼎式,直接托住了空调外机。

    “轰!”

    李纯的膝盖弯了一下,但也仅仅就是一下,一整个空调外机就被他举了起来。

    李纯嘴角带着冷笑,他本身就是以锤炼肉身为主的修士,区区一个空调外机能奈何得了他。

    他可不是张云那个废物!

    只是想到了张云,李纯就愤恨的看向了那个撒谎的混蛋。

    可还没等李纯说话,就见到张云的眼神有点奇怪。

    下一刻。

    “轰!”

    又是一声巨响。

    有一个空调外机掉落了下来,摞在了那个空调外机上。

    李纯这次可没准备了,直接就被砸趴下了。

    一群道士都傻眼了。

    这是什么情况?

    “风又变大了么,这这么一下子吹下来两个?”

    “别瞎捉摸了,快救人!”

    几个道士又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李纯扣出来。

    李纯都要气疯了,怒视着张云咬牙切齿道:“这楼上的风!可是真他妈大啊!”

    张云见到李纯发怒,也有点心虚,假装咳嗽了一下道:“咳咳,可不是么,一连吹下来三个空调外机了!”

    张云不说还好,一说李纯都要气疯了。

    都什么时候了,这老不羞竟然还骗人!

    李纯怒不可遏道:“是啊,太大了,连你裤子都给吹炸了!”

    张云愣了一下,随即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无比,急忙扭头看向自己的屁股。

    一个脸盆大小的洞,赫然摆在哪里,兜着风不知羞耻的狂舞。

    他的屁股刚才已经被踹麻了,丝毫没有知觉,所以才没有发现裤子的问题。

    紧接着一声凄惨的嚎叫声响起。

    “小子!我和你势不两立……立……立……”

    大风中,张云的惨嚎声回荡不绝。

    季知年堵着耳朵和张云拉开了一些距离。

    就在此时,天边几道飞剑迅速的落了下来,似乎是听到了这边的声音。

    季知年好心提醒张云道:“来人了,来人了,张兄还是先回避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