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血战獠猿_荒野求生录小说_笔趣阁
笔趣阁 > 荒野求生录 > 第4章 血战獠猿

第4章 血战獠猿

    “其它情况呢?”司徒拔冷冷的声音,听不出悲喜。

    “我们的存粮够幸存下来的人吃半个月,但是水却只剩下七天的了。另外我们还剩柴油一千八百升、冲锋枪四十条、手枪二十把、各种子弹八千发……”

    船员一五一十的将统计的数据公布出来,司徒拔的脸色越来越黑。

    “有没有办法定位这里究竟是哪里?”司徒拔心里知道,靠这些物资,根本熬不了多久。

    “是!我们立刻去查。”机警的船员立刻退下,十几分钟时间,舱内谁也不说话。

    就在沉寂中,刚刚离开的船员带着两个手捧仪器的青年船员,回到了豪华舱。

    “回司徒先生,船上刚好有一套老式的经纬仪和指南针。”船员恭敬的回答。

    “还不快快测位置。”司徒拔有些等不及了。

    “回司徒先生,刚刚他们两个已经测试过很多遍了,这里的磁场磁极与地球完全不同,向西偏移了十度左右,经纬度与地球却是相差无几,现在地处北纬32度西经56度。”一名手持经纬仪的青年马脸船员如实的回答。

    “快拿地图过来。”李毅有些沉不住气了,他也想早点知道,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

    巨大的世界地图很快摊开,李毅很快找到了北纬32度西经56度,可是那个地方一片汪洋根本没有任何岛屿。

    轮船目前搁浅的岛屿,估算起来肯定是个很大的岛屿,不可能在地图上显示不出来的。

    “这里是魔鬼三角洲!”韩诗媛的话让所有人心里咯噔一声。

    韩诗媛急切的从两位手拿仪器的船员手中接过经纬仪和指南针,她跑到门外的观光台。经过一番细致的操作后,韩诗媛脸色苍白的返回舱内。

    “他们说的没错,这里根本就不是地球。”韩诗媛说话有气无力。

    虽然大家心里早有准备,但是听到这个定论,还是让所有人心里难受。

    船舱内又沉寂了几分钟,司徒拔打破了宁静。

    “李毅先生,我和犬子有些家事需要商议。还请李毅先生先到楼下休息舱稍作休息。”司徒拔开始下达逐客令。

    很显然,司徒拔接下来商议的内容并不想让外人知道。

    “既然司徒先生有家事需要商议,那我们也不便打扰。不过我们想要取回我们的行李。”李毅的话语冷冰冰的,令人无法拒绝。

    “好吧。阿龙你带李毅先生几个去行李舱拿东西。”司徒拔点了点头,示意一个身后的黑衣高个年轻人。

    李毅带着韩诗媛、陈奕霖、高成,离开了豪华舱,前往楼下的行李舱,拿出了属于他们的行李。

    李毅和陈奕霖的行李只是一个行军包,里面的装备却是极为珍贵。李毅顺便把张峰遗留的行李也拿了出来。韩诗媛有一个大大的行囊,鼓鼓囊囊的不知道装着什么。高成的行李就简单很多,除了一个公文包,就只剩一个休闲背包。

    “司徒拔肯定在耍什么诡计,我们现在境况不乐观啊。”一直沉默寡言的高成,这时候低声说着。

    “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李毅将行军包背了起来,又伸手提了韩诗媛的行囊。顿时李毅身上就背负了六十公斤。

    “韩小姐,这里面究竟是什么。怎么那么重。”李毅皱眉道。

    韩诗媛脸色一红,尴尬道:“除了我的衣物外,都是吃的东西。”

    “看来你这次带这么多吃的,算是带对了。”李毅背起东西,大步流星的前往休息舱。

    李毅四人找了休息舱靠窗的座位。只见窗外船员们正有条不紊的忙碌着,很显然目前的现状,司徒拔还没有公布,所以没有引起不必要的骚乱。

    很快天色入夜,让李毅始料未及的是,司徒拔居然让厨房准备了丰富的晚餐,人人都有份。所有人都聚集在休息舱,享用晚餐。

    “司徒拔究竟在搞什么鬼。”李毅用勺子拨动着盘子里的食物。

    陈奕霖压低了声音道:“兄弟,你认为食物有问题?”

    李毅点了点头,示意四人不要吃。

    李毅乘着没人注意,将四人的食物都倒进垃圾袋,转身一甩,将食物扔进了海里。这一切都做得毫无痕迹。

    韩诗媛这时候乖巧的从行囊里,拿出一些饼干,分成四份。

    早已经饿得不行了的三个大男人,顿时狼吞虎咽。

    就在这时,李毅看到整个休息舱内,原本胡吃海塞的人,都东倒西歪起来。

    “不好!”李毅猜得果然没错,食物果然有问题。

    “大家装晕,看看司徒拔究竟想干什么?”李毅的声音虽小,却清晰的传入同桌的耳中。

    四人纷纷趴在桌子上装晕。

    半个小时后,整个休息舱里面,再没有一个站着的人,各个横七竖八。

    就在这时,两条人影出现在了休息舱。

    “没想到一顿晚饭,就搞定了所有人。儿子你可要学着点,这个世界没有任何人值得信任。尤其是到了这种山穷水尽的地步,只有强悍的武力,才能拥有一切。”司徒拔说完后,发出阵阵奸笑。

    “父亲,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司徒贺阴冷的鸭公嗓又响了起来。

    “把他们所有的武器都收走,存入顶楼的库房。把食物存储舱上锁,除了我和你之外,不能让任何人接触到食物和武器。掌控这些,我们才有活下去的可能。”

    司徒拔的这段话,让李毅不由得心寒。

    司徒父子,开始有条不紊的忙碌起来。因为白天对抗怪鸟,很多船员和他的手下,都拿到了枪支和子弹,这时候都随身带着。

    司徒父子将所有的枪支都收拢起来,统一往顶层库房搬运。显然两人很久没有如此劳累,忙得他们汗如雨下。

    李毅不打算现在发难,他只想做个旁观者。看来轮船上是待不下去了,必须想一条新的出路才行。

    司徒父子忙了三个多小时,眼看已经半夜了。

    “怎么样?枪支的数量是否对的上?”司徒拔擦了擦额头的汗问道。

    “我们的枪一支不少,不过这船上,除了我们的枪外,还有三条枪。”司徒贺说完后,手指指了指李毅一桌。

    司徒拔和司徒贺顿时手持冲锋枪,靠近过来。司徒拔给司徒贺使了个眼色,司徒贺伸手朝着李毅摸了过来。

    李毅这时候突然弹跳而起,一手一把手枪,指着司徒贺和司徒拔。这两把手枪,其中一把是张峰队长的。

    陈奕霖几乎同时用手枪对准了司徒拔。

    “司徒先生好雅兴啊,半夜三更,居然还想来请李某喝茶。”李毅一声冷笑,让司徒父子感觉脊椎发凉。

    (本章完)